A-A+

简爱的名言警句

2021年12月10日 警句大全 暂无评论

听的人越焦急,说的人越起劲。

我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朋友,越是没有支持,我就得越尊重我自己。

就冷漠无礼的天性和过分自尊的痼疾而言,你简直无与伦比。

暴力不是消除仇恨的最好方法——报复当然也肯定治不好创伤。

一举一动,都是承诺,会被另一个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

你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 我和你一样有灵魂,有一颗完整的心!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如同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依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通过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 本来就如此!

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可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人的天性就是这样的不完美!即使是最明亮的行星也有这类黑斑,而斯卡查德小姐这样的眼睛只能看到细微的缺陷,却对星球的万丈光芒视而不见。

因为别人对你很好,所以你也对别人很好,这正是我所向往的,如果我们对那些残酷和不公正的待遇表示妥协并一味地顺从,那么一些狠心的人们就会更加为所欲为了,他们将永远感觉不到害怕是什么滋味,所以也就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做法,相反,也许他们还会变得越来越坏,假如我们无缘无故挨了打,那么就应该狠狠地回击,这样才能教训打我们的人,让他永永远远都不敢再打人。

我的眼前就是界阶——只是我还不大了然我决心走什么路。

人生而平等,我必须,我也可以平等地追求爱。

在这密露降临,万籁俱静,暮色渐浓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仿佛可以永远在这浓阴下流连下去。

忘掉梦幻中的灾祸,单想现实中的幸福吧!

所罗门说得好:“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

天才据说是自觉的。

还没有一个更异想天开的白痴,那么轻信甜蜜的谎言,把毒药当做美酒吞下。

别因我是个卑微的女子,就没有主宰爱你的权利。

到那时,堕落与罪过将会随同累赘的肉体离开我们,只留下精神的火花——生命和思想的本源,它像当初离开上帝使万物具有生命时那么纯洁,它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也许又会被传递给比人类更高级的东西一—也许会经过各个荣耀的阶段,从照亮人类的苍白灵魂,到照亮最高级的六翼天使,相反它决不会允许从人类坠落到魔鬼,是吧?是的,我不相信会这样,我持有另一种信条,这种信条没有人教过我,我也很少提起,但我为此感到愉快,我对它坚信不渝,因为它给所有的人都带来了希望,它使永恒成为一种安息,一个宏大的家,而并非恐惧和深渊,此外,有了这个信条,我能够清楚地分辨罪犯和他的罪孽,我可以真诚地宽恕前者,而对后者无比憎恶,有了这个信条,复仇永不会使我操心,坠落不会让我感到过份深恶痛绝。

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聪明的人不问现在,豁达的人不问未来。

悔恨是生活的毒药。

我要坚守住我在清醒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疯狂时所接受的原则。

微风和煦,露水芬芳。

沉湎于征服者的孤独。

我平静地活着,期待着末日。

耐心忍受只有自己感到的痛苦,比轻举妄动、造成恶果、连累亲友好得多。

你这个美丽可爱的小鸟,你要把我的心衔到什么地方去呢。

荒凉不堪岩石嶙峋的边界之内,仿佛是囚禁地,是放逐的极限。

要是你能忘掉她对你的严厉,忘掉由此而引起的愤慨,你不就会更愉快么?对我来说生命似乎太短暂了,不应用来结仇和记恨。

据说天才总有很强的自我意识。

即便是对我这样的人来说,生活中也毕竟还有几缕阳光呢。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在我身旁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

我的原则从来没有受过训练,由于缺乏照料,所以有可能长歪了。

我梦想,别人爱我,就如我爱别人,这是难以描述的幸福。

没受过教育的心灵就如同没有耕作与施肥的荒地,成见在那里最为难以消除,它们在那里生长,牢固得简直就像石头当中所长出的野草一样。

和那些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人比起来,沉默寡言的人在对自己的伤感和悲哀进行谈论的时候,往往会更为真正地需要坦率。

没有判断力的感情的确淡而无味,但未经感情处理的判断力又太苦涩、太粗糙,让人无法下咽。

“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

诗和天才不仅活着,而且统治着世界,拯救着世界。

无生命的东西依旧,有生命的东西已面目全非。

理智稳坐不动,紧握缰绳,不让情感挣脱,将自己带入荒芜的深渊,激情会相到的的异教徒那样狂怒的倾泄,欲望会耿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但是判断在每次争执中仍持有决定权,在每一决策中掌握着生死攸关的一票。

对心灵如水,既柔顺又稳重,既训服又坚强,可弯而不可折的人,我会永远温柔和真诚。

既然审判已无法回避,就只得硬着头皮去忍受了。

你适合她天性中最细小的纤维,先生。

有的人老是抱怨找不到好人,一两次不要紧,多了就有问题了,首先你要检讨一下你自己本身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那你就要审视一下自己的眼光了,为什么每次坏人都让你碰到。

理智稳坐着而且握住缰绳,不让感情突放使她陷入荒穴。

如果有个人能让你忘掉过去那他很可能就是你的未来。

至少赐予我一种新的苦役吧。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是因为婚前已经往去坟墓的路上走着,就算不结婚也会在坟墓前分手,为什么不先分手就一头钻进坟墓呢。

当我复又独处时,我细想了听到的情况,窥视了我的心灵,审察了我的思想和情感,努力用一双严厉的手,把那些在无边无际、无路可循的想象荒野上徘徊的一切,纳入常识的可靠规范之中。

想知道一个人爱不爱你,就看他和你在一起有没有活力,开不开心,有就是爱,没有就是不爱。

耐心忍受只有自己感到的痛苦,远比草率行动,产生恶果要好。

“好吧,简,你知道,或者至少我要让你知道,罪犯在被起诉时,往往允许为自己辩护,你被指责为说谎,那你就在我面前尽力为自己辩护吧,凡是你记得的事实你都说,可别加油添醋,夸大其词,

不一味沉溺于怨恨,叙述时所掺杂的刻薄与恼恨比往日少得多,而且态度收敛,内容简明,听来更可信。

理智稳坐不动,紧握缰绳,不让情感挣脱,将自己带入荒芜的深渊,激情会像异教徒那样狂怒的倾泻,欲望会耽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但是判断在每次争执中任然有决定权,在每一决策中掌握着生死攸关的一票,狂风,地震和水灾虽然都会降临,但我将听从那依然细微的声音的指引,因为是它解释了良心的命令。

仿佛从来就是陌路人。

鼓足勇气准备面对最坏的结局,它终于来了。

我想了一下,贫穷在成年人看来是如此可怕的,在孩子们心目中就更加如此了,他们不大懂得什么是辛勤劳动、值得尊敬的贫穷,在他们的脑子里,贫穷这个字眼,是只和破烂的衣服、匮乏的食物、无火的炉子、粗暴的举止和卑劣的品行联系在一起的,在我看来,贫穷就是堕落的同义词。

被命运所抛弃的人,总是被他的朋友们遗忘。

我即便大发雷霆,你也有哭哭啼啼的本事。

有人说,回首痛苦的往事是一种享受。

生命太短暂了,不应该用来记恨,—

生命对我来说太短暂,花在记仇怀恨上岂不可惜。

人是不会轻易感到满足的,他必须经常活动,如果实在找不到活动,就要想尽办法创造活动。

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也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舍难分,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个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如此!

人们总得有行动,即使找不到行动也得创造行动。

你自没有权利出世,因为你不使生活有用处。

相互交谈不过是一种听得见、更活跃的思索罢了。

闪光的东西不一定都是金子。

我准备你热泪如雨,只不过希望它落在我的胸膛!

虽然有许多可以引起失望的东西,却没有什么可以把爱情冷下去或驱逐走。

一个流浪者要安顿下来,或者一个罪人要悔改,不应当依赖他的同类,无论男女,人都难免一死,哲学家们会在智慧面前犹豫,基督徒会在德行面前犹豫,如果你有认识的人曾经遭过罪,就让他从高于他的同类那儿,获得修正的力量,安慰的治疗。

我担心自己的希望过于光明而不可能实现!

我从来不懂得取悦他们,他们不爱我,我也不爱他们。

人的天性就是这样的不完美!即使最明亮的行星也有这类黑斑。

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只有忍受,这就是做人的本分,命中注定的事情你无法忍耐,又承受不了,这不但软弱,而且愚蠢。

准是有一位善良的仙女,趁我不在时把我需要的主意放到了我枕头上,因为我躺下时,这主意悄悄地、自然而然地闪入我脑际。

生命太短暂了,没时间恨一个人那么久。

虽说我是孩子,却不愿当做空页随手翻过。

不要再上演闹剧了,我只会一笑置之。

所有有才干的人,不管他们有感情或是没有感情,不管他们是狂热的,还是胸怀大志的人,也不管他们是不是暴君,只要是他们真诚,便全都有杰出的时刻。

圣诞的霜冻在仲夏就降临;十二月的白色风暴六月里便刮得天旋地转;冰凌替成熟的苹果上了釉彩;积雪摧毁了怒放的玫瑰;干草田和麦田里覆盖着一层冰冻的寿衣;昨夜还姹紫嫣红的小巷,今日无人踩踏的积雪已经封住了道路;十二小时之前还树叶婆娑、香气扑鼻犹如热带树丛的森林,现在已经白茫茫一片荒芜,犹如冬日挪威的松林,我的希望全都熄灭了——收到了微妙致命的一击就像埃及的长子一夜之间所受到的一样。

我只会平静地生活,并默默地期待着末日的来临。

此刻不允许深思熟虑了:不能顾后,甚至也不能瞻前,不能回想过去,也不能展望未来,过去是一页书,那么无比美妙——又是那么极度悲哀,读上一行就会打消我的勇气,摧毁我的精力,而未来是一个可怕的空白,仿佛洪水退去后的世界。

对我来说,生命似乎太短暂了,不应用来结仇与记恨,人生在世,谁都会犯错与犯罪,而且必定如此,但我相信,很快就会有这么一天,我们在摆脱腐坏的躯体的同时,也会摆脱这些罪过。

“对那些光靠容貌吸引我的女人,一旦我发现她们既没有灵魂也没有良心--一旦她们向我展示乏味、浅薄,也许还有愚蠢、粗俗和暴躁,我便成了真正的魔鬼,但是对眼明口快的,对心灵如火的,对既柔顺而又稳重、既驯服而又坚强,可弯而不可折的性格--我会永远温柔和真诚,

暴力不是消除仇恨的最好办法——同样,报复也绝对医治不了伤害。

我放弃了祈祷,设想了一个更谦卑的祈求,祈求变化,祈求刺激。

延长怀疑就是延长希望。

坐在阳光下,既宁静又舒心。

我想先生,光凭你年龄比我大,或者见的世面比我多,你是没有权利来命令我的;你是否有权自称优越,那要看你怎样利用你的岁月和精力了。

“那么”,我近乎绝望地叫道,“至少赐予我一种新的苦役吧!。

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你想错了,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一样充实!

沉默寡言的人常常要比性格爽朗的人更需要直率地讨论他们的感情和不幸,看似最似最严酷的禁欲主义者毕竟也是人,大胆和好心"闯入"他们灵魂的"沉寂大海",常常等于是赋予他们最好的恩惠。

从今天起,先生,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了。

我卑微,但并不卑贱。

在受到引诱要犯错误的时候,要害怕悔恨,爱小姐,悔恨是生活的毒药。

但是,有什么比青春更任性吗?有什么比任性更盲目呢?

遇见你,如梦初醒!

他们只是仆人,不能用平等身份同他们说话,还得跟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怕失去自己的权威。

标签:

给我留言